龙大*食加码预制菜业务 肉类企业纷纷加速布局

2021-12-29 01:08:30 文章来源:网络

**联社(上海,记者 刘琰)讯,预制菜赛道越来越热闹,许多上游企业也在积极布局。继半年报首次将食品业务单独列出、将证券名称从龙大肉食更换为龙大**食(002727.SZ)之后,公司12月27日在上海召开战略发布会,再次明确“以预制菜为核心的食品主体,以屠宰和**殖为两翼为支撑”的发展战略,进一步强化了将预制菜作为核心业务来布局的规划。

龙大**食董事长余宇在发布会上表示,在客户服务的过程中感受到市场需求逐渐靠近后端,从简单加工向深入加工变化;另一个变化是无论是B端还是C端,对于预制菜的需求都变得非常迫切。疫情叠加,则进一步催动了预制菜市场的**发。

对于预制菜业务发展规划的落地路径,龙大**食常务副总裁王豪杰表示,构建了“自建+合作+并购”的产能布局,加快预制产品的研发和推广,扩大渠道覆盖。

据了解,龙大**食的主营业务**括屠宰、食品和进口贸易三部分。在2021年半年报中,龙大**食首次将食品业务单独列出,营收规模达到7.72亿元,同比增长近20%。

不过食品业务在龙大**食营收占比并不高,半年报数据为7.29%。目前公司还是以生猪**殖屠宰为主营业务,营收占比为七成。

据天风证券研报,**目前社会结构的核心经济指标跟日本预制菜高速发展的70年代末非常类似,预制菜目前在**也处于高速发展的初期。目前预制菜行业市场规模约3000亿元,若以每年20%的测算,五年将达到万亿规模。

在巨大的市场空间下,不只是龙大**食,多家肉食相关上市公司也在加速布局预制菜业务。

也是以生猪**殖、屠宰和**加工为主要业务的得利斯(002330.SZ)表示,目前公司预制菜产品主要以定制化产品为主,为大型餐饮集团、快餐连锁等提供团餐、定制料理**等。

国内规模**大的白羽肉鸡食品企业圣农发展(002299.SZ)则表示,预制菜前景广阔,将是公司的下一个发力点。为推动预制菜项目,公司系统**匹配了专项支持资源。目前在售预制菜品类超50个。

双汇发展(000895.SZ)2021年成立了餐饮事业部并发布新品牌“筷乐星厨”,推出丸子、素肉、蒜香排**、东坡肉等需求旺盛的预制菜产品。

对于处于产业链上游的肉类公司而言,一方面预制菜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可以成为新的业绩增长点;另一方面公司发展预制菜业务具有原材料成本优势。更重要的是,切入下游,有助于帮助上游**殖屠宰企业平滑消费周期属**,获得更稳定的业绩。

不过,预制菜赛道竞争也在加剧。“预制菜****” 味知香(605089.SH)于今年4月27日登陆资本市场,速冻食品龙头安井食品(603345.SH)等公司也在加快布局,公司自2018年开拓菜肴制品业务,2019年与2020年**增速分别为38.14%与23.26%,2021年上半年菜肴制品业务**实现翻倍增长。

来源:**联社

**联社(上海,编辑 潇湘)讯,土耳其里拉周一(12月27日)结束了连续五天的上**行情,大幅下挫。尽管土耳其当局在一周前出台了一系列旨在遏制里拉下跌措施,但该国汇率市场的动荡似乎依然并未结束。

截止当天纽约时段尾盘,里拉兑**元下跌约8%至1**元兑11.52里拉,稍早一度跌至11.69里拉。今年以来,里拉贬值幅度仍超过35%,是年内跌幅**大的新兴市场货币。

上周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表示,在采取多项措施支持里拉,**括推出新工具来保护里拉**持有人后,里拉币值将逐步稳定。

但汇丰控**驻伊斯坦布尔首席经济学家Ibrahim Aksoy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称,如果土耳其央行对外币的抛盘减少,**元兑里拉汇率可能会再次上行。埃尔多安的言论表明政府正在寻求将里拉汇率引导至1**元兑9里拉以下。但尽管有官方保证,土耳其人仍在继续购买外汇。

前土耳其央行行长等多人遭刑事诉讼

值得一提的是,周一除了里拉再度大跌,土耳其**监管机构对**括前土耳其央行行长等在内的多人提起刑事诉讼,也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这些刑事诉讼的原因很可能是他们近期对里拉汇率的**。

据悉,被起诉的对象**括土耳其央行前行长Durmus Yilmaz和Rusdu Saracoglu、经济学家Guldem Atabay、反对派议员Burhanettin Bulut以及媒体**员Emin Capa、Selcuk Gecer和Seref Oguz。该监管机构周一晚间公布的详细名单列出了23个Twitter账户和3名个人。

土耳其**监管机构表示,这些**人士试图操纵汇率走势。这些人被控违反了土耳其**法第74条中的条款,即通过公共渠道传播“可能损害或玷污**声誉的毫无根据的指控”。

Durmus Yilmaz曾在2006年-2011年担任过土耳其央行行长,Rusdu Saracoglu则在1987年-1993年担任过土耳其央行行长。

目前尚不清楚上述人士的哪些具体言论引发了这些指控。不过,Durmus Yilmaz在12月20日曾在当地电视台的一场采访中表示,土耳其货币当晚的上**以及**元的贬值提供了一个“买入机会”。

埃尔多安抨击这位前行长犯下了 "操纵金融市场 "的罪行,并警告称操纵者 "将付出代价"。他在上周五发言时还表示,“**监管机构已采取了必要的措施。”

里拉危机的下一聚焦点:该国**体系撑不撑得住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眼下里拉危机的下一聚焦点很可能将取决于该国的**体系撑不撑得住。

此前,尽管里拉一再贬值,土耳其央行行长被撤职,土耳其国内通胀率飙升,但这一系列事件都并未动摇当地人对土耳其**系统的信心。在土耳其政府上周出台的里拉救助计划中,**更是成为了重中之重——这项计划试图通过补偿的方式鼓励土耳其人保留里拉**,无论汇率市场发生什么都不要把钱从土耳其**系统中撤走。

土耳其人之所以信任**,一个原因在于**不仅让他们存储里拉,也让他们存储数额更大的**元和欧元——土耳其**系统近三分之二的**是以外币计价的。除了**,土耳其**系统还能够从国外借入大量**元。尽管里拉大幅震荡,土耳其**从国际**元市场借债的渠道却并未中断。土耳其当地**Yapi Kredi**上周就获得了约5.6亿**元的长期**元和欧元融资。

然而,眼下土耳其的**体系已经有了不少令人担忧的迹象。

土耳其**系统即将到期的**元债务的置换比率已跌破100%,意味着借来的新债少于现有的欠债。

另一个风险源头在于土耳其**持有的大量**元已借给了政府,一些**大量购买了以**元发行的土耳其政府债券。土耳其**还通过600多亿**元的外汇掉期将**元借给央行,**的一大部分**元还被央行作为准备金持有。而眼下,土耳其央行正利用在外汇掉期中借来的**元干预外汇市场,支撑里拉汇率,这已使得央行的外汇储备出现了净负值。

不少经济学家指出,如果土耳其储户把**元从**系统中撤走,那将是末日一般的景象。**会向央行要回他们的**元准备金,并可能试图解除外汇掉期。如果央行不守承诺,**就无法向储户支付**元。这将与2020年黎巴嫩金融危机时的情况类似。(责任编辑:李显杰 )

来源:**联社

上一篇:被“放弃”的阳光城还有机会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阜阳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