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几又:“网红书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网红”

2021-12-27 08:41:15 文章来源:网络

随着互联网、电子商务的深度发展,越来越多的新品牌冠以“网红”头衔出道。然而,短期“滤镜”往往无法支撑一个品牌的可持续**发展,一旦产品质量、品牌信誉、资金流转跟不上,那么将很快被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

从“流量明星”到闭店欠薪,“网红书店”言几又就是很好的例证。当高颜值带来的引流效果不断减弱,盈利难成为目前网红品牌亟待解决的问题。

那么,当商业环境从流量驱动转向品牌驱动之时,网红品牌究竟路在何方?01 言几又,才不是“书店”

据****经报道,言几又近期被**存在欠薪、不给员工交社保等问题。此前,在关停北京、成都、西安的部分门店后,言几又又相继关闭了深圳、广州的多家门店。

值得注意的是,言几又关联公司四川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今年已两次被列入“被执行人”,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江苏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有多条限制消费令,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被执行总金额已达376.13万元。

另据近期**的法律文书显示,江苏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涉及多个案件。有执行裁定书显示,**未查到上述两公司有可供执行的**产,案件结果为终结该执行程序。

曾经在各大城市走红的网红书店言几又,凭借窗明几净的设计,极具北欧风审**的高颜值,成为了文艺青年们的打卡圣地。

言几又将自己打造成“****书店”依靠的是高昂装修设计成本、门店租金、品牌营销成本的网红路线,但实体书店的经营模式却不足以支撑言几又的“颜值”要求。

因此,言几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换句话说,它只是打着“复兴实体书店”的旗号,做着售卖“生活提案”的生意罢了。

何为生活提案?

日本茑屋书店作为“生活方式提案”先行者,其核心观点在于:书店为什么只是卖书?书店为啥不能是**好生活方式的传递者?

言几又将日本茑屋模式搬到了**,试图通过构建“书+X”场景,打造城市文化中心。正如其创始人但捷所言,如何用书延展更多的场景和生活提案,才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然而,无论是“生活提案馆”还是“书店”,言几又通过提高市场占有率来获得盈利和吸引投资,2014-2018年间言几又融资近2亿元,拿了融资后一路高歌**进,不仅在全国快速开店,还打出文化牌,玩起了跨界,建立了会员体系。

在“吸引投资、迅速扩张、再吸引新一轮投资”的商业循环下,言几又激进发展,而在市场调研方面和成本控制上却稍显轻视,一旦收支失衡,危机自然而然浮出水面。

眼看他起高楼、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高开低走的言几又在几番折腾下,始终没逃过关店潮。对此,言几又将关店、工资缓发等解释为企业经营方向正转型,同时受到疫情影响造成现金流吃紧。

言几又将没落原因归结于“疫情”,显然它还未意识到根本问题所在。要知道,经历过疫情大考并存活下来的企业,多半不是网红品牌。02 网红风,终归昙花一现?

“有颜有趣有钱”一般是网红品牌给人的**初印象,“战略**亏损”则成为网红品牌发展初期只关心流量不关心利润的免****。

但可悲的是,随着“有趣”的相似品牌扎堆出现,行业“内卷”、资本离场,网红品牌通常难以“翻身”,一旦失去赖以为生的资本支持,无序扩张后的烂摊子便成为巨大压力。

书店喜静,网红店喜动。

聚焦言几又,你更多看到的是追求新奇消费点、蹭热度、拍照打卡的游客,而非遨游书海的读者。言几又关心的是流量,而非“书籍”的本质。

**明显的是,很多消费者打卡后并非“消费”。一则,书的价格远高于****,二则网红书店多半是“绣花枕头”,在图书管理、品类分类上并不用心,还有的店门用假书来做装潢背景,人来人往却留不住人。

尊重书籍、敬畏文化是开书店的初心。

此前,华中师范大学文化街“百草园书店”老板王国林走红网络,他对店内千余本书目了然于心的程度令人印象深刻。

王国林说,他爱读书,干的也是卖书的活儿,虽然实体书店行业并不景气,但如果书店能成为读者与读者、读者与作者、读者与书交流的**,即使不赚钱也值了。

“百草园书店”是因人气而网红,而言几又却因网红而人气。因此,传统书店行业的转型变革既需要言几又,又不需要言几又。

如何平衡资本扩张、专注选品和成本控制,以及应付目前现金流吃紧的状况,对于言几又而言,显然还有更多难题亟待解决。

事实上,国内不少读者还有读纸质书的习惯,实体书店始终承载着人们的情怀与梦想,城市发展应为实体书店留下一席之地。

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之下,那些本末倒置,盲目追求网红身份和高端装修的“伪书店”终将被读者抛弃。

实体书店在关注“书”这一本质时,还要做好管理和运营,创出独特的品牌,提升自我造血能力,为消费者提供不可或缺的服务。只有这样,实体书店才能在**、电子书和有声书的冲击下,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03 新消费,再无免****?

对于资本而言,网红品牌有流量时便是投资风口,资本可以加速布局,而当人气带不动流量时,便是撤资之时。

2022年,善于“套路”的网红品牌或将彻底被撕掉遮羞布,再无“免****”可用。

就拿茶颜悦色**近“员工高层骂战风波”来说,创始人小葱自**“单月亏损2000多万元”的事实令人咂舌。

要知道,身披“网红奶茶”“长沙打卡地标”等多重光环的茶颜悦色并不愁卖,武汉首店开业排队8小时的**还历历在目,甚至还被黄牛卖出一杯奶茶500元的“天价”,更有粉丝坐飞机、坐高铁也要来长沙买茶颜。

即便品牌如此火**,茶颜悦色员工时薪却只有6元-9元,月薪到手不足3000元。而这恰恰暴露了茶颜悦色超级网红的另一面:资金亏损、大举扩张泡沫、**管理沟通等一系列问题。

利聚而来、利尽而散。言几又、茶颜悦色等网红品牌的经营困境,其实都在意料之中。

新消费上半场,许多消费品牌冠以“新”的名义,制造着虚假繁荣,认为通过网络营销等方式就能挑战国际大牌。

然而,在长期的市场竞争中,品牌心智地位决定市场地位,心智份额与市场份额正相关。

如果说通过线上花式玩法买流量的方式是新消费上半场的主要玩法,那么,随着移动互联网**见顶,流量成本不断上**后,新消费品牌不可避免地转向“品牌心智”的下半场。

在此阶段,网红品牌关于品牌建设和价值塑造的认知也由被动跟风变为主动下场。

新消费下半场,品牌想要“长虹”,需要用差异化代替同质化、价值战代替价格战、品牌驱动代替流量驱动。

**科学院院士梅宏

12月24日,由**计算机学会(CCF)联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等单位发起的“CCF**数字经济50人**”正式成立,**科学院院士梅宏担任主任委员。

“CCF**数字经济50人**”旨在构建促进数字经济发展研究的高端交流**,汇聚信息科学、经济学、管理学等众多领域的顶级专家学者,形成跨界、中立、有影响力的数字经济咨询研究能力,向中央与地方相关部门以及行业机构提供客观、独立、科学的发展战略建议。

**由CCF理事长、**科学院院士梅宏担任主任委员,首批委员既有高文、李培根、陈纯、王怀民、王耀南、王坚等信息科学领域的两院院士,刘伟、张国有、黄**慧、张维迎等经济学家与管理科学家,以及华为、阿里、百度等企业的专业人士。

梅宏表示,数字技术正在重构发展、稳定与安全之间的关系,重新划定政府、市场与社会之间的边界,深刻影响着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之间的辩证关系。数字经济成为全球各国经济中愈加重要的经济形态,成为产业、经济甚至**竞争力比拼的重要方面,更成为当前阶段各国摆脱疫情困扰和重整经济的抓手。

梅宏表示,数字经济的某些方面也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数字经济基本概念、数据治理、数据安全与监管、数据要素、数据交易、数字化转型、数字文化观和伦理观等成为当前及后续相当长时间的热门议题和重要方向。

“大家普遍对数字经济中相关问题和现象的认识和理解,要么因视角单一而过于片面,要么因远离一线现实而不够客观科学。”梅宏说,要真正破解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必须站在人类历史长河和全球格局层面进行大跨度的审视,还须站在多学科跨领域视角进行全方位的审视。

他表示,数字经济存在信息化引领、开放化融合和泛在化普惠三大特征,数字化转型是一种范式变迁,需要克服观念、制度、管理、技术和人才等方面的挑战,特别是实现观念上的转变,规避数字化转型中的不想、不敢和不会“三不”问题。

首届数字经济研讨会当天举行

据悉,“CCF**数字经济50人**”成立后将通过组织高端峰会、前沿专题研讨会、国际交流等形式的活动,推动形成报告、建议、提案、白皮书等研究成果,为中央主管部门、地方政府和行业机构建言献策,助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国际合作。

上一篇:看渝企|过证监会发审会四年终A*上市 重庆长江材料“马拉松”IPO揭秘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阜阳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