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弘历从来没有见过生母李金桂,出生就难产而*

2022-08-06 05:46:40 文章来源:网络

弘历十五岁那年,**到了甘露寺祈福三年归来的熹妃膝下,之前,他都被**在圆明园,皇阿玛不喜欢他。

弘历从来没有见过生母李金桂,出生的时候她就难产而**。

李金桂是热河行宫一名**陋宫**,皇阿玛还是皇子的时候,酒后乱**,未曾想一幸成孕,这才有了弘历。为着这荒唐行径,皇阿玛受过皇祖父训斥,也遭受几位政敌兄弟的嘲笑,因此皇阿玛从来就不喜欢他,一直把他丢在圆明园。

母亡父不管,宫人们自然怠慢,直到那一晚,他在书房读书,乳母送来一碗被人做过手脚的绿豆汤……看着乳母七窍流血倒在地上,他吓坏了。

成为熹妃的儿子后,弘历有了一段安稳欢喜的岁月。

每天下学,他就爱匆匆到永寿宫,熹妃总会为他备好点心,边叮嘱他慢些儿吃,边问他今日学的功课。在他胃口不好时,**喜欢永寿宫的白粥小菜,熹妃就每天早起给他备着,还总换着酱菜的花样,怕他吃絮了。

宫里的孩子,从来都是子凭母贵,虽然熹妃只是名义上的生母,但因着这一层关系,弘历经常能见到皇阿玛了。

后来熹妃产下一双龙凤胎,皇阿玛很高兴,晋熹妃为熹贵妃。有了亲生儿子的熹贵妃,待他一如既往地关爱,那些时候,他多么希望又得宠又尊贵的熹贵妃就是自己的亲额娘。

弘历那么用功读书,终于一点一点入了皇阿玛的眼,皇阿玛封他为宝亲王,他欢欢喜喜跑去永寿宫告诉熹贵妃,却又小心翼翼加上一句——六弟还没有封亲王……没想到熹贵妃一句话就安了他的心——额娘希望,弘曕的亲王之位,能由你来册封。

母子间说开了这一层心思,从此攻防携手,进退同步,将景仁宫皇后和她的**子三阿哥弘时打得节节败退,一被囚禁,一被出嗣。

二十五岁的弘历,终于登上帝位,他的**母身披荣光尊为太后,他的生母受“恩赐”得以太嫔之名葬入先帝妃陵。

弘历愿以天下之富奉**太后,平日里也算母慈子孝,可翻起和睦的表层,太后干涉前朝,掣肘后宫,一再往他身边安插旗子,凡事总先想着自己两位公主,尤其和亲蒙古和端淑二嫁两桩事,弘历终究心灰,缺了那一点**肉血亲的联系,到底什么也不是,亲额娘云云,不过是自己一番痴心了。

这样的太后,弘历虽然敬而远之,却并不惧威势,因为一个没有软肋的人,才能真正强大,而两位长公主,正是太后**大的软肋。

生母来不及爱他、生父只看得到他“可继江山”,而与**母的感情**为复杂,她待他,不可谓不真心,他待她,亦不缺孺慕,可是这深宫里,相互扶持又相互算计的,也免不了她和他。

在母亲怀里扭**糖儿似的撒娇,由父亲盯着读书骑射,这般寻常人家的凡俗温暖,弘历从来都没有,孤寒的少年时光,孤绝的**至尊,从来只有他一个人。

弘历和富察家的姑娘的亲事,是先帝赐**,当时的熹贵妃和弘历都极其满意这桩**事。

剧版《如懿传》有一场弘历赠如意选福晋的戏,这个是电视剧的改编,《如懿传》原著续的是剧版《甄嬛传》,所以琅嬅是雍老爹亲选的四****,并不是捡了青樱的漏。

红烛摇曳成双的那刻,弘历也曾真心期盼过,可以得到一位贤惠温柔的名门闺秀,相伴一生为**。琅嬅虽然是皇阿玛赐**,却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他掀起金线绫罗红盖的那一眼相遇,琅嬅曾真心而期待地说过——妾身愿以富察氏的**荣光,相随夫君左右,为夫君生儿育**,为贤良**室。

那一刻,他们都曾真心地期盼,未来的日子可以风光明媚,永无险途。

琅嬅自闺中起就被教**要如何做一个正**,相夫教子,主持家事。她自从知道能够嫁与四皇子,每一日欢欢喜喜,满怀期盼。

可直到嫁入王府那一天起,她才知道自己的日子并不好过。弘历有那么多的宠妾,除了族**诸瑛,高晞月娇柔,朝堂上有她阿玛辅佐弘历,乌拉那拉青樱出身高贵**子骄傲,两位姑母都是皇后。这两个妾室专宠,琅嬅身为嫡福晋也不得不敬着她们几分。还有后来的金玉妍妩媚,苏绿筠纯稚,琅嬅从未真正拥有过一个完整的夫君,但个中委屈,弘历何曾在意过?他眼里的**妾争宠,不过是区区小事,而在琅嬅心里,却是攸关荣辱的莫大之事。

弘历看重琅嬅的门第血统,也满意琅嬅的恭顺温和,所以即便琅嬅不是他**偏爱的**子,一旦登基,他毫不犹豫册封琅嬅为后,在他心里,唯有富察琅嬅才当得起皇后之位。

可是弘历只懂得当皇帝,不懂得如何做一个好夫君。师傅教他读书,皇阿玛指点他治国,太后教会他的是权谋,没有人教过他,如何去尊重爱惜自己的**子。

弘历和琅嬅的**后一面甚是惨烈,横遭污水的琅嬅以富察氏全族**的荣耀和福祉发誓,她不曾害过富察诸瑛,不曾害过玫嫔和怡嫔的孩子,冷宫失火和如懿中砒霜之毒,更是与她无关。

这样端正持重的**子,垂**之际,竟会如此凄厉哀戚。可是她的夫君不肯信她,看**了她是个毒**。却在她悲愤咽气之后,忽然悔悟,自此念念不忘,缅怀了大半生。

弘历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夫君,他从未想过,如琅嬅一般的名门之**,也会如那些出身寒微的妾室一般,婉转渴盼他的温柔。

可是哪有一个**子不希望得到夫君的温柔关爱?

琅嬅和弘历失去过三个共同的孩子。长**,次子,第七子,唯余下一个璟瑟,也远嫁蒙古,不得承欢膝下。

但这对结发夫**并不知道,害**他们嫡子永琏的是如懿、海兰和苏绿筠,害**嫡子永琮的是白蕊姬、茉心、金玉妍,而将璟瑟排挤嫁去蒙古的**大“功臣”,也是如懿。

琅嬅**后,弘历不顾太后反对,立了如懿为继后,这是琅嬅活着时候**忌惮的妾室。

其实当初,青樱是三阿哥弘时不要的人,景仁宫皇后向先帝请求,将青樱赐给弘历,只求侧福晋之位。当时弘历很不乐意,三哥不要的人,凭什么推给他?

熹贵妃劝他——你娶回来好吃好喝待着就是了,又没人逼你和她举案齐眉……还不知道谁给谁添堵呢……

弘历因生母卑微,自小不得皇阿玛重视,看了多少眉高眼低,年纪轻轻磨炼得谨小慎微。青樱入府后,她的娇纵恣意反而对他别具吸引力。再往后,景仁宫皇后在宫中一步步失势,青樱在王府也渐渐学会克制忍让,弘历倒起了同病相怜之意,这一对原本彼此无意的少年****,缠缠绵绵滋生出一段花雨鲜秾。

可惜啊,他牵引她走到万人之上,予她一身荣光,他们却都活成了彼此讨厌的模样。

她绝望自尽之时,举刀向胸,在痛楚的蔓延滋生里,忽然忆起一点从前——晴朗日光,绿荫翠浓,桐花绛紫雪白,散落清甜滋味。弘历于花叶下,容颜清隽笑容明曜,等着她缓缓走近。她已经不记得,那是真切的往事,还是缥缈的虚幻?

他听到进忠来报翊坤宫娘娘自裁,心头掠过一阵深邃的痛楚——她**了?她真的**了?就这样,走在他的前头,没有半分留恋?

活着相看两生厌,**亡将她带回少年郎的时光,也让他可以忽略深宫中步步算计的宫妃如懿,而一心一意怀念岁月**初那个单纯**好的青樱****。

弘历青樱的时光,是他一生中**简单的甜蜜,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至尊至贵至孤独,始终一个人,只能一个人。

本文转自:北京青年报

◎圆首的秘书

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新作《掮客》(Broker)今年早前再一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是他第二次在国外拍摄影片,也是是枝电影走向“泛亚融合”的初步尝试。不过总体而言,《掮客》是一个非常“初步”的尝试,甚至比三年前在法国拍摄的《真相》(La vérité)还要“初步”一点。这不简单意味着是枝裕和开始固步自封,恰恰相反,《掮客》的问题是多种原因叠加而成的,这样一部看似失败的作品,背后隐藏着成熟创作者遭遇的巨大困境和与之匹配的勇气。

复杂**与人造感

不得不说,观看《掮客》的过程几乎是一种煎熬。前一个小时几乎无甚可观,后一个小时又过于矫揉造作。影片总是试图呈现一种复杂**,但这种复杂**充满人造感而不具有真实的质地。片中有两个被普遍给予好评的桥段——摩天轮上遮住对方双目的告白和四人轮番“感谢出生”,而这两个段落却是**让笔者诟病的。它们彰显了是枝裕和创作上拧巴的状态:既需要加入情感戏,但不想太直白,解决的办法是把台词写得弯弯绕一点,结果是让本该有巨大情感力度的重点场景变成了一场让人不太能摸得着头脑的文字**。

从是枝裕和的角度看,这样的对白创作一定非常有层次。比如摩天轮那一场,东秀与文素英进行了一番十分“暧昧”的对话,看起来既像是在表白,也像是对作为母亲的文素英的劝导,还像是与自己生母的**神对话,可谓“一石三鸟”。然而,且不说“他永远不会原谅我”“那我原谅你”这种对话与三流剧之间到底还有多大距离,单说这种挖心搜胆终于找出一句话能把三重身份凑在一起的编排举动,也实在过于生**,刻意无趣,可谓是深化二人关系手段里的下下之选。这样的例子在《掮客》里可以说比比皆是,随处驻足都能看到创作者极力地穿凿附会。

如果说在是枝裕和中前期的作品,比如《无人知晓》《步履**》里,人物关系之间的复杂和暧昧是通过不透明的**格和行动,从简单、平实、日常的对话里自然生长出来的,故此也是足够令人回味的,那么在这部新作里则完全相反:人物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格和行动,单靠几句充满“深意”的对话就想毕其功于一役。“感谢你的出生”——这种在日常生活里根本不会用到的怪话,连捋顺它的意思都要让人按下暂停键想一想,更别提通过它与角色共情了,而这种故意寻怪,恐怕也正是对所谓“是枝风”“是枝**学”**大也**令人遗憾的背叛。

类家庭组织

之所以在寻求复杂**问题上如此费力不讨好,**直接的原因是这回脱离日本本土的创作和拍摄。这里需要厘清的一点是,脱离本土创作并不对是枝裕和的创作造成必然的冲击,譬如其在法国拍摄的影片《真相》确实并不比其在日本的创作更好,但也并没有太差,其原因在于《真相》仍然立足于其所擅长的(原生)家庭,使得影片看似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创作,某种程度上说又捕捉到了家庭关系**本质、**普适的部分,各式人物之间也可以很轻松自然地产生复杂的情愫。即便出现各种制作问题上带来的轻微失控或“水土不服”,也不影响观者对家庭中各个角色的判断。

这里顺带一提,是枝裕和中前期擅长的典型的原生家庭故事(例如《步履**》)之所以充满张力,是因为其对家庭具有十分深入的观察,总是能在血缘羁绊与原子化个体的冲突之间寻求平衡,且二者撕扯的总体力量往往是向外的,所以也可以直抵传统家庭关系不可避免的分崩离析(正如小津所描绘的),给人以复杂的心理感受。

到了后期,是枝裕和开始了偶合家庭(例如《小**家族》)的探索,创造出了另一种张力,这种张力在无血缘利益与情感共同体之间寻求平衡,且二者撕扯的总体力量往往是向内的。正是这个过程给人以巨大的震撼和感动,让人重新思考人**的复杂与**好之处。

比起《真相》,《掮客》既不再探讨“原生家庭”,实质上也不太属于下一个阶段的所谓“偶合家庭”,相当于一下子迈出了一步半:片中四个主要角色从头到尾也没有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关系既有血缘也有非血缘,既非完全边缘也非完全底层,利益关系驳杂,临时拼凑感更加强烈,很难捏合成一个类家庭组织,因此也就难以产生那种能与原生家庭一一对应的、自然的、先天的关系。

这样的四个人,表面上看的确可以让是枝裕和更加自由地在本土以外进行创作,不局限于社会学意义上的家庭结构,实际上对创作者本人和观众都构成了极大挑战:他不得不徒手无参照地构建起一组几乎全然原创**的关系,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指数级增加。**终他能做的,就是不断扣入一些只能用嘴讲述的人物前史,把婴儿作为这个组织的中心和情感联结点,而这种人造的辐射型关系显然没法与不言自明的传统网状家庭关系同日而语;每个角色与婴儿之间的关系也只能在“共同体”的约束下走向善良,其他复杂的想法惟有付之阙如。

简言之,通过《掮客》这部作品,是枝裕和或许已经触碰到了家庭或类家庭组织概念的边界,尽管是以一种比较失败的方式。

自我突破的困境

这里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是枝裕和绝不是一个懒惰的创作者。近几年来,他一直在寻求对所谓“是枝风”的突破,**重要的突破口大体有两个:其一是上面所提到的对家庭概念本身的突破,是类型**的重要探索;其二是类型外部的融合**突破。前者以深,后者以广,都有着相对来说不错的成效。从类型外部融合角度看,是枝裕和后期创作一直都想把家庭融入到其他类型当中,**明显的**括将犯罪悬疑和家庭糅合在一起的《第三度嫌疑人》。

与之类似,《掮客》也想走这样一条道路,将家庭和公路两种类型融合在一起,只是从某种程度上说,家庭和公路很不巧地正好处在两个极端:前者通常依靠大量对话构建复杂深刻的人物关系,后者则长于以少量对话构建简约疏离的人物关系。二者想要融合在一起并非全无可能,但若只就是枝裕和的这次创作来说,还是存在非常明显、难以弥合的撕裂和骑墙感。

人物对话在日常与抽象之间打转,人物关系在“不那么在乎”和“突然很在乎”之间游移;观众也很难在毫无特点,甚至被刻意回避的空间中,体会到某种类家庭人物之间微妙的情感流动或逐步深化。更不用提那条堪称无用的**线索——大概正是是枝从公路类型里提取出来的鸡肋。正如之前所述,所有这些当然都与国外拍片有关,但锅不能全给别人背,**大的问题还在创作者自己。

其实,无论是选择单一的原生家庭,还是类型内或类型外突破,是枝裕和大抵都有可能获得成功,毕竟所有路线都是他已经走过且走通的,但这回他偏偏选择了**困难的办法:放弃原生家庭的同时进行类型内外突破,且是在国外拍片。四重难度叠加,失败几成必然。可以想见,作为当前世界范围内**成功的导演之一,是枝裕和难免陷入一种被批评固步自封、自我重复的恐惧当中。于是,对自身的(**)突破开始了,只是这种贪大求全的做法,反而愈发彰显出其创作的困境和局促——我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更好吗?这固然是典型的来自金棕榈大导的凡尔赛问题,但值得深思的是,脱离自身框架所能带来的可能不是自由,而是更大的不自由。关于这一点,他的前辈们,无论是成濑还是小津,恐怕都能给他更多更好的启迪。

上一篇:关晓彤拍摄时尚大片,终于对“墨汁靴”下手了,网友:瘦得过分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阜阳都市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